麻豆传媒映画张琳琳

1957年夏天的一个黄昏,伴随着黄土高原所特有的微微凉风,从一辆散蓬卡车上下来一位身材敦厚、面目俊朗、神情兴奋的年轻人。年轻人背着画夹,拿着速写本,望着夕阳斜照下的宝塔山和延河水,心潮澎湃,激动万分。这个青年人就是后来家喻户晓、大名鼎鼎的著名画家,“黄土画派”的领军人物刘文西。 1933年,刘文西出生在浙江嵊县水竹安村。这里不仅风景优美,民风淳厚,而且盛行绘画、越剧等多种民间艺术形式。童年时期的刘文西在青山绿水间尽情嬉戏,饱览着大自然的神奇造化。日常的田间劳动练就了他强健的体魄和自信倔强的性格,家乡浓郁的民间艺术氛固更为他日后的艺术人生莫定了丰厚的文化基础。 1950年,自幼喜好绘画的刘文西被父亲送到上海育才学校学习美术当17岁的刘文西第一次在美术课掌上听到王琦老师宜讲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立刻便被主席的讲话内容所深深吸引。他开始向往陕北,向往延安,并决心一辈子沿着《讲话》指引的道路去实践,去创作。 1958年,时年24岁的青年学子,浙江美术学院大学生刘文西正值毕业实习,他毫不犹豫地去了陕北。在那块神圣但贫痛的土地上,他以一个天才画家特有的慧眼敏锐地捕捉到了陕北黄土高原那种独特的苍凉与浩瀚的大美。在那里,刘文西似乎找到了生命的支点,产生了情感的强烈共鸣。他夜以继日、如饥似渴地创作着,毕业创作《毛主席与牧羊人》就这样诞生了。作品发表后,受到人民群众的出衷喜爱,引起了美术界的普遍关注,同时得到了叶剑英元帅的高度评价与肯定。 本来,他可以顺利地留在四季如春、美丽富饶的江南水乡,但刘文西却毅然选择了留在大西北这座当时并不富足发达的古城一西安,并把陕北这块神圣的黄土地作为自己一生耕耘不辍的创作基地与生活基地。也正因为此,刘文西与黄土地,与陕北人,血脉相连,结缘一生。 时光如梭,在西安美院任教的几十年里,刘文西一边从事繁忙的教学及领导工作,一边致力于人物画创作。他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时间,奔走在陕北高原的羊肠小道,沟沟洼处。几十年来,他一共去了八十多次陕北,跑遍了那里所有的县,画遍了那里气质独特、饱经风霜的老汉,结交了上千个农民朋友,仅速写就画了两万多张。他饿了吃农家饭,冷了穿百姓衣,闲了就和老汉、小伙子们聊天闹秧歌,谁家忙了,就替谁家干农活,扫院子… 多年来,他和陕北人民建立了难以割舍的深厚感情。有十九个春节,他舍弃了呆在舒适温暖的家中和儿女们共享天伦之乐,而选择去陕北和那里的人民同欢共乐。试想,象他这样深入生活,热爱人民的画家又能有几个呢? 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他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这是唯一的源泉,因为只能有这样的源泉,此外没有第二个源泉。” 刘文西正是因为含弃了与亲人团聚的时光,舍弃了娱乐休闲的时光,长期地生活在人民中间,体验着人民的酸甜苦辣,才创作出真正属于人民的艺术。他用真情实感牵挂惦记着陕北人民,他把陕北人民当成自己的亲人,所以他才真正洞悉了陕北人的性情与喜好,オ能把黄土地上的老汉、后生、俊女子、小姑娘,描绘的活灵活现,入木三分。 他以宽厚的胸襟,超人的智慧,顽强的毅力,创作出一幅幅既感天动地、生龙活虎,又紧系民生、关注社会的不朽之作。从《毛主席和牧羊人》《祖孙四代》,到《同欢共乐》《沟里人》……件件作品饱蘸生活的汁液,垬成经典,给人留下无穷的回味。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