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u丝瓜免费直播app

“确实如此,可我是在搞不明白,您要那些东西……”

“我也有自己的国家,我的人民正在面临长时间的饥荒,我需要这些。”我说道:“安德丽雅或许跟你说了一些我的事。”

“是的,您是从海上的一个岛国来的。”诺利奇笑着说:“可我从没听过那里有岛国,更没听说过基督山伯爵的名号,而您和安德丽雅又是亲戚,您的身份,实在是让人怀疑。”

我笑着看了看安德丽雅:“你舅舅看人的眼光,跟看城门一样准。”

安德丽雅笑着说:“这种解释,若是没有根底,确实让人怀疑。”

我点点头,看向诺利奇:“我是卡罗·娜·丹克,这片大陆200年后的统治者,人类的国王,精灵族的国王,前圣神殿骑士团,断情骑士,圣光明魔法公会的创建者,同时,也是神圣议会的成员,高精灵的科芒德。”

你真好意思说这么一长串。神笑着调侃道。

诺利奇傻了:“200年后?”

吉尔瞪着眼,看向老白,老白哼了一声:“教宗说了你不信,现在信了吧?”

“陛下。”诺利奇突然单膝跪在地上,我连忙摆手:“这不是我的世界,也不是我的时代,所以你没必要称我为陛下,我只是基督山伯爵。”

“可您说安德丽雅是您的……”诺利奇表情挣扎的问。

“哦,这没错,在我的时代,安德丽雅已经……作古了。”我笑着说:“我的妻子,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似乎她并没有遗传精灵族的长寿。”

清纯双马尾美女田野上展甜美笑容

诺利奇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么,您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我是这样想的,由你发出同盟书,传檄各地的贵族,受到史蒂文迫害的,立刻来培迪城避难,平民也是如此,我们立刻训练军队,占领整个东部,北方没有什么战力,可以无视,至于南部,他们想参加就最好,不想的话,请他们中立,这样就能孤立王城。”我说道。

“可是训练军队,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事情。”诺利奇说道:“东部恐怕……”

我笑了笑:“这都是虚的,我放出话说占领了东部,是给从这里往东的所有城市一个合理的借口,一个脱离史蒂文的统治的借口,他们只要动点脑子,就可以说,自己被起义军占领了,没办法听命令啊。”

“那这里岂不是非常危险了!”吉尔惊恐的说道。

“危险吗?”我笑了笑:“我是主谋,这里可以说就是起义的着火点,距离王城又是最近的,他一定先来打这里,好给其他地方做个榜样,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兵败培迪城下,拿他做个榜样,告诉其他人,不用听他的了。”

“您是说……”诺利奇张着嘴巴。

“像巴莫城城主那样的墙头草,他不是不想反抗,只是他不敢,你给他个借口,他一定有小动作,别的不敢说,弄点私盐这种事,你不用教,他一准去做,至于史蒂文那些狗腿子或者说爪牙,人数一定不多,他但凡还是个男人,城门一关放私军捕杀干净,然后栽我头上就是了。”我笑着说:“这种城主和贵族,一定多的是。”

“你真的能挡住史蒂文的大军?”吉尔问道:“若是你挡不住,没人敢这么做的!”

我笑了笑:“没问题,只是我不想杀太多的人,若是史蒂文敢露面,那就擒贼擒王,他只要被俘,他的军队就会投鼠忌器,我再吓唬一下他们,一切都结束了。”

“真的这么简单?”诺利奇皱着眉头问道,我笑了笑:“很难吗?当然,他要是不来,我就没辙了,只能搞屠杀了,战事也会延长,这对谁都不好。”

“他一定会来的,这里的力量堪称儿戏,这是他立威的好机会。”诺利奇肯定的说道。

“需要骑士团和教会做什么呢?”吉尔问道。

我笑了笑:“做好本职工作就是了,教会对政治不感兴趣,只是搭救世人,宣言光明,那就做你们想做的,骑士团铲除奸邪,正好拿史蒂文做个典型。”

“我立刻将这件事通知教会和骑士团。”吉尔跳起来说道。

我想了想:“不过造反得有造反的样子,你问一下教会,是否可以帮忙撒一下传单?”

吉尔愣了:“撒……传单?”

我点点头:“散布传言就可以了,就说我基督山伯爵,公开反对史蒂文,要尊王讨逆,说他……哦,诺利奇,你帮我罗列上几条?”

“这没问题。”诺利奇笑着说:“让他气急败坏?”

“没错,就说这里有勤王讨叛的大军,正在集结,但兵力尚弱,地点就指明是培迪城。”我笑着说。

诺利奇点点头:“那好,我立刻联系议会党,让他们过来。”

“议会党?”我笑了起来:“好啊,哦,顺便帮我送个信,让卡露拉和贞德立刻停止活动,迅速返回,必要时可以抛弃所有物资,她们已经不安了。”

安德丽雅点点头:“我来写信通知她们吧。”

一个小时后,一大摞造反的信件,就都写好了,诺利奇签完后,请我也凑个热闹,我依次签下大名。

诺利奇叫来私军首领,让他们连夜发送出去,吉尔也联系了教会,她的方式很独特,跪在地上跟祈祷一样,也没见她说什么,就有了回信,吉尔抱歉的说:“教会赞同你的观点,并且表示……声援。”

就是说,他们既不公开支持我,也不公开反对史蒂文公爵,我点点头:“我知道了……”

等一下。神不太乐意了:什么叫声援?

吉尔缩了缩脖子:“谁在说话?”

我指了指头顶上:“神。”

“真的?”吉尔四处打量着屋顶:“真的是神?”

“你最好相信。”老白打了个哈欠说。

告诉教宗,既然所行的是光明,就当打压黑暗,这种不清不楚的态度,是打算明哲保身?还是曲解教义?让他把教义第41页,第2段抄10遍。神说道。

吉尔擦了把汗:“这……”

我耸耸肩:“别看我,你自己跟他说。”

安德丽雅笑着说:“一切尽在神的注视之下。”

“安德丽雅,不要冷嘲热讽,快去休息吧。”诺利奇严肃的说道,他也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我帮你找个地方?”我笑着问。

“已经很晚了,还是明天吧,我今晚睡在马车上就是了。”诺利奇笑着说,我想了想,点点头,他出门也是带着一堆家当,等卸完,天都该亮了。

我也回了警卫室,那里我搭了个单人床,有些杂物也在那。

一觉睡到天光大亮,我坐起身,走出去吃‘早饭’,诺利奇确实大方,自己带的食物,已经分了出去,拉布她们吃的满嘴流油,谁都没提银蘑菇的事情,看来我是白跑一趟,那些银蘑菇,也只能丢在魔法阵里了。

吉尔顶着黑眼圈,在默写教义,看来昨晚被罚抄课文的不光是教宗,诺利奇带着两个仆人,拿着工具,在城头搞测绘,以便设计新的城门,培迪城,看着也没那么冷清了。

“日安。”我笑着跟诺利奇打着招呼,诺利奇点点头,拿过一张图纸:“您能否先把这扇城门拆除?有些地方已经很危险了。”

我点点头,伸手打了个响指,金属元素四散而去:“举手之劳。”

诺利奇楞了一下:“我看了一下,城墙的机构,已经决定了城门的样式,吊桥式城门,如果要用其他更好的,城墙就得做变动了。”

“那你就设计最好的,就是把城墙重建一遍,也是无妨的。”我笑着说。

“真的?”诺利奇惊讶的问。

我点点头:“当然,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诺利奇想了想,叫来仆人:“把我马车上放的那卷图纸拿来。”

仆人点点头,没一会就拿来一份图纸,看样子是早就画好的,诺利奇展开后,指着说:“这是我构想的一种城防,您过目。”

我一看,笑了起来:“瓮城?”

“您见过?”诺利奇惊讶的问,我笑了笑,不好说什么:“以后也是有的。”

“那您明白这处结构的作用吗?”诺利奇笑着问。

“简单,攻城嘛,一般重点都在城门,这瓮城,就是在城门内,再圈一道城墙,形成一座小城,敌人攻破外城门,进入瓮城,就会遭到四面城墙的俯射,也可以主动打开外城门,放他们进来,然后关闭外城门,把他们困死在里面,慢慢消灭。”我说道:“这么解释对吗?”

“没错,外城门用吊桥式城门,这与以前的培迪城情况一样,敌人来了,无非以为我们修复了而已,但是绝对想不到里面还有一道城门,里面这道城门,我打算用铁片做成网格,敌人进不来,但我们可以用弓箭和长矛攻击他们。”诺利奇说道:“您觉得怎么样?”

“很好。”我点点头,开始依照他的要求砌瓮城城墙,并且照他的要求做了城门,但问题也是有的,我能聚集的材料,除了铁,就是石头,吊桥式城门太重了,绞盘很难快速升起,放下去也一样,放的速度快了,绞盘一但刹不住,城门就会摔到地上,轻了就会震坏吊桥的关节,重了直接损坏城门。

“这……”诺利奇有点不满意。

我苦笑着说:“凑活一下吧,我来关门开门就是了,以后有了木材,重新修吧。”

诺利奇只好点点头:“北边还有一个小城门,那里没必要保留。”

“后面有片墓地,方便大家祭扫,有必要我随时可以封死。”我笑着说。

诺利奇看了看图纸:“好吧,还有几处城墙,看起来不太稳固,我带您转一下。”

我点点头,两个人骑上马,围着城墙转了一圈,这活也简单,他指哪里,我就修补哪里,这完是个用不到脑子的工作。

“没想到您的魔法竟然这么强大,要是想修复这么一座城市,需要很多工匠和石料,产生的花费也不是任何一个城主想承担的。”诺利奇感叹道。

我笑了起来:“以后也是,每年各地报上来的维修费用,高的离谱。”

“嗯?”诺利奇看着我:“各地?你是说,王城给所有城市修城墙?”

“是啊,哦,现在各地都是自己顾自己是吧?”我问道:“我那时候,国王统管国,贵族虽有封地,但是都要服从王城的命令。”

诺利奇一听,神情有些恍惚:“那么说,我们议会党,失败了?”

“啊,不是,你们还有机会的,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我笑着说:“这里并不意味着会跟我那里一样。”

“虽然听不懂,但这证明议会党有政治弊端。”诺利奇说道:“不应该啊。”

“你们是想建立一个由贵族议会为中央的集权国家,对吧?”我笑着问。“没错,贵族们太松散了,守着自己的领地,无所作为,就像这次,史蒂文公爵之所以能控制整个王国,就是大贵族们太过软弱的结果,要是一开始就站出来针对他,也不会成今天的样子。”诺利奇说道:“我们想建立一个辅佐国王,并且能有效指挥地方的议会制度。”

“哦,君主立宪啊。”我笑着说:“国王是象征,贵族和平民代表处理具体政务,对吗?”

诺利奇点点头,他小心的看着我:“您不反对?”

“我?我为什么要反对?这里是你们的世界,你的地盘你做主。”我笑着说。

“不,我的意思是说,您也是国王,听到这种话,竟然一点都不……”

“啊,我的思想很开放,我说了,几个有能力的人一起治理国家,比一个有能力的人要强得多,国王也不都是明君啊,出个昏君很麻烦的,就像史蒂文,他虽然不是国王,但是跟国王差不多了,你看看他干了什么?你让平民怎么活?就是小贵族也不好过吧?”我问道。

“您确实让我惊讶,以您来看,这个君主立宪,该怎么实行呢?”诺利奇问道。

“简单,第一,只能有中央武装,不能有地方武装,贵族们的那些私军,都得裁撤,保留一些当护卫可以,但是不能有成建制大规模的军队,不然就是叛乱的隐患,就是不叛乱,两个城主结了梁子,打了起来,中央也不敢管吧?”

“您说的确实没错,这很重要,但很难推行下去。”诺利奇说道:“像巴莫城那样的城主,手下有私兵近10万人,几乎跟王城一样多了。”

“我教你个损招?”我笑着问。

诺利奇点点头:“您说。”

“首先,建立议会军,也就是中央自己的军队,要足够强大才行,不然什么都是白扯,然后下旨,向贵族们征收私军税或者直接逼着他们裁撤,但这个方法只能针对东部,南部的情况比较稳定和富裕,就要玩弄政治手段了,快的方法,就是挑唆他们内讧,让他们天天打仗,互相削弱,等弱的差不多了,中央军也成型了,就能一下子趟平了,慢的方法,就是让国王出面,联姻,用血统同化他们,几代后,都是亲戚了,那就好说话了。”我笑着说:“还有很多其他方法,那就要根据具体情况来了,要是谁冒头炸刺,就给他安个罪名,比如说这小子骂国王想谋反,然后提议大家一起揍他,战利品大家分啊,但是土地和城市中央收回,再有,封地贫瘠或者是经营不善的贵族,就把他请到王城来,要是伯爵,就给他封个公爵,让他在王城锦衣玉食的享福,后代也是如此,封地呢,裁撤掉,反正你经营不下去了,过上几代人,削爵就是了,他已经没能力反抗了。”

“我懂了,这样慢慢经营,各地的领主,就渐渐消失了。”诺利奇说道:“看来您的国家,已经统一了。”

“是啊,但是王权还是我说了算,这其实很危险,我现在让下面的大臣们分工,让他们自己处理,我只提供意见和指导,不然我的后代要是个笨蛋,那就麻烦了。”我说道:“其实这份压力太大了,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承担。”

“您确实是一位贤明的国王。”诺利奇认真的说,我笑了笑:“只是比较懒罢了。”

诺利奇笑了起来:“刚才是对于大贵族的,那在具体事务上,应该如何做呢,就算没有封地,也能出现某一个人独揽大权的情况吧?”

“没错,这就要互相监督互相制约了,比如说,你有兵权,但你管不了国库,这就出不了事了,而管国库的呢,那就只能是个库管和账房,别的事你不能参与,另外还有一个部门,专门负责检查你,这样管国库的就老实了,以此类推,一环扣一环,哦,你会玩石头、剪刀、布吗?”我笑着问,诺利奇摇摇头,我做了几个手势:“这叫剪刀,这叫石头,这叫布,剪刀能剪布,布能包石头,石头能砸坏剪刀,这样的话,你告诉我,还有没有最厉害的?”

“啊,我懂了,没有最厉害的,也没有最弱的,互相监督压制。”诺利奇看来很喜欢玩石头剪刀布,我笑着说:“最后啊,也是最重要的,你告诉我,整个王国,是平民多,还是贵族多?”

“这当然是平民多了。”诺利奇说道。

“明白这个就好办了,少数人成为决策者为多数人做决策,但是决策者服从多数人的意愿,民为贵,贵族次之,君为轻。”我说道:“要不断根据时代的需要,进行变革,比如说,大家都丰衣足食了,需要发展商业,你还天天重农抑商,这就不合时宜了,反过来也一样。”

“这确实很有道理,您说君为轻,那国王还有必要保留吗?”诺利奇问道,他刚说完,就愣了一下:“我是说我们的国王。”

我笑了笑:“你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你的思想已经很开放了,人民需要一个国王,那国王和王室,就要留着,他们不管理政务,但是要有王室的威仪和风范,应该是人民的表率,是象征,是国家的荣誉,反之,没有国王,也就没有贵族,那统管权利的就是人民,需要人民推选自己的领袖出来,这需要人民有一定的政治观念,不能听到这个,就说这个好,听到那个,就说那个好,这要他们自己有判断好坏的能力,这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但也不是永远做不到的。”

诺利奇想了想:“我懂了,你想的确实非常深远,我会在议会上提出的。”

“只是抛砖引玉罢了,具体的要你们自己来做,一切根据实际需要来定夺。”我说道。

“您有没有想过当我们的国王,帮我们完成权利的过度呢?”诺利奇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