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app下载视频香蕉

..co,最快更新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最新章节!

楚府里,楚玥璃穿着显眼的月白色长袍,与一身黑衣的封疆一同到院子里转悠起来。封疆东闻闻、西嗅嗅,就如同一条警犬。楚玥璃闲庭信步,如同赏月秋香。

巧的是,当楚玥璃走到清羽居时,楚怜影竟然披着黑漆漆的斗篷,从里面快步走出。她一眼看见楚玥璃,便是微微一愣,转而快步走到楚玥璃面前,拉着她的手腕走到阴影中,这才低声道:“妹妹出来寻银票,怎还穿得如此扎眼?”

楚玥璃暗道:为了吸引像这种眼尖之人,也为了给封疆打掩护。

口中却回道:“在自家转悠,穿一身黑才显怪异吧?”

楚怜影也不和楚玥璃争辩,而是快语道:“我刚从六妹妹的房里出来,她从那里拿走了顾侯送的礼盒,用来装了糕点,还请我吃了一块。”

楚玥璃一想到那透着一股子尿骚味的礼盒,被当成了点心盒子,嘴角就忍不住抽搐两下。

楚怜影继续道:“我瞧她刻意拿出那礼盒,便是有欲盖祢彰的意思。我说水灵看见她,在走后,又偷偷进了的房间。她原本并不承认,后来却塞给了我一块玉佩,让我替她保密。她一再承诺,不曾动东西,只是想看看,顾侯送了什么东西。”微微一顿,“这话骗骗小孩儿也就罢了。我假装信她,却想着出来后去寻,定要和说清楚的。毕竟,那是的聘礼和嫁妆。而今,也是我的嫁妆,容不得一点儿马虎。”

楚玥璃道:“二姐姐觉得是六妹妹偷了我的宝贝?”

楚怜影道:“事情已经简单明了,三妹妹难道还不信?”

楚玥璃道:“信是信,不过……不过我得找到银票,才能把她的罪名落实,也才能报答二姐的这番辛苦啊。”

楚怜影当即道:“三妹妹素来是个有手段的,难道就不晓得弄出些由头,好好儿去搜一搜?”

带给你沉思和绮念一个人的教室

楚玥璃皱眉道:“我白天刚刚闹腾过,晚上继续闹腾,怕是父亲要打我。”微微一顿,“不如二姐想想办法,总不能夜长梦多,让银票飞到其它地方去。”

楚怜影道:“三妹妹这话倒是提醒我了。今天下午,六妹妹去了徐姨娘处,一坐便是好一会儿。听说,徐姨娘一不小心扭到了腰。”捂着嘴,掩住笑,“会不会二人合力推祥子媳妇坠井时,伤到了?而今这楚府的下人,都以徐姨娘马首是瞻,即便看见她做什么,又怎会冒险得罪她?”

楚玥璃发现,楚怜影还真是个善于玩阴谋的人。她的话,听起来虽然没有证据,却又严丝合缝,十分有道理。

楚玥璃点了点头,道:“二姐所言十分有道理。”

楚怜影的眼睛一亮,道:“若三妹妹也是这么想的,不如我们连夜追凶,看看到底是何人所为?!”

楚玥璃问:“二姐有何办法?”

楚怜影眸光烁烁地道:“三妹妹那儿不是刚进了小贼?正好,我们喊人捉贼。我说贼进了楚曼儿的房间,然后趁机进去翻找一遍。六妹妹这边一乱,徐姨娘定然坐不住,会赶过来看看。届时,妹妹就去徐姨娘处翻找一二。如何?”

楚玥璃在心里为楚怜影鼓掌,觉得她安排得还真不错。于是应道:“好!就这么办!”

楚怜影却用力攥住楚玥璃的手,道:“妹妹若是寻到银票,可千万别偷偷揣入怀中,忘了姐姐的这一份。”眸光幽幽,好似毒蛇。

楚玥璃道:“以为,若我寻到,可会放过那偷我聘礼之人?此事闹起来,二姐会不知道?”

楚怜影这才放开了楚玥璃的手,道:“先去徐姨娘那儿候着,等我这边闹出动静,见机行事。”

楚玥璃觉得楚怜影安排得不错,便领命行事了。她转过身后,唇角就忍不住勾了起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多么微妙啊?前一刻的敌人,这一刻的盟友,下一刻的不死不休。呵……

楚玥璃走开,封疆默默跟了上来。

楚玥璃低声问:“可寻到了?”

封疆摇头。

楚玥璃觉得纳闷,便问道:“确定可以通过气味,辨别物体的方向?”

封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楚玥璃不太懂他的意思,便琢磨道:“是说,可以辨别,但是却不能隔着太长时间?”

封疆点头,又摇头。

楚玥璃揉了揉额头,道:“算了,我们先去红袖居,再探探。”

二人分开一定距离,来到红袖居,隐在了树后。

这时,远在清羽居门口的楚怜影突然发出尖叫,那声音十分刺耳,显然是拼尽了部力气。果然,为了银子,再柔弱的女子,都能挤出前所未有的爆发力。

楚府再次陷入到兵荒马乱之中。

因楚怜影言之凿凿,声称看见两名黑衣人钻进了楚曼儿的院子里,所以楚府上上下下都被惊动了。很显然,刚刚跑到紫藤阁院子里的小贼,贼心不死,又钻进了楚曼儿的院子,意图不轨。肖管家一边带人去抓小贼,一边派出荣辉去通知楚大人。

楚大人是官,素来自诩高人一等,而今被小贼接连造访,已然是怒不可遏。他披上衣袍,从红袖居里大步走出,显然是动了肝火。徐姨娘紧随其后,一脸急切的样子,显然生怕楚曼儿出事。

红袖居里只留了两个看门婆子和两个丫头。四个人因为害怕,愣是没敢出屋。

封疆进入屋中寻了一圈,眼中划过疑惑之色,转身出了房间,来到楚玥璃的身边,由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似乎想和楚玥璃交流,却又因说不明白而着急。

楚玥璃安抚道:“别急。我问,我的东西可在那屋里?”

封疆先点头,又摇头,然后看着楚玥璃,目露几分急躁之色。

楚玥璃十分聪慧,略一思忖,回道:“是说,东西曾在,而今又不再了?”

封疆立刻点头!

楚玥璃瞬间笑了。她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道:“这就有趣儿了。徐姨娘拿了我的东西,却把她送哪儿去了?”

封疆继续嗅了嗅,然后毅然掉头,向前奔跑而去。

楚玥璃紧随其后,来到鹤莱居的门口,封疆却并未进入一探。他在门口转来转去,显然没了方向感。

楚玥璃目露思忖之色,越发觉得事情向着有趣儿的方向发展而去。